不念易水

快四点啦,我睡不着呀。

b站看了个视频,是在洗白电影

只揪着一两个点反驳,对其他点几乎忽视

打开评论,哈,喷大电影的都被打成无脑黑和跟风黑啦?

怎么说呢,喷电影的我列表和首页里有很多混圈四五年的太太,大家用爱发电那么多年,还没想过有一天要被按上个无脑黑的称号。我呢,我菜鸡产出忽略不计,人穷,为爱砸钱砸的也不多,但是好歹官周还是砸了小四位数的。

面对评论下面自称的真爱粉和原著粉,还是有些意难平。您觉得黑电影的人对于全职的爱会比您少吗?

这都觉得不ooc,那你眼中的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反正应该不是原著里那个。


看到我王的饮料,顿时愣住了……
太寒酸了叭
微草粉的钱大风刮来的嘛

ok,明天去考试了
暑假写文
不见不散!!

开始慌了😳

【all叶】我走过最长的路是狼队的套路

狼人杀,12人守卫局
鬼魂新娘局戳头像
预女猎守,四狼四民,规则最普遍那个,就不贴出来了,屠边局。
全文7k4字,建议连贯着看

座位表:
叶修              张佳乐
喻文州          张新杰
周泽楷          李轩
王杰希          孙翔
黄少天          唐昊
肖时钦          方锐

前情提要:
由于唐昊选手,孙翔选手,李轩选手,方锐选手的强烈反对,以及黄少天选手表示游戏体验极差,12人放弃了鬼魂新娘局,选择了最最朴实的12人守卫局。(鬼魂新娘局戳头像往前翻)

【第一天.夜晚】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要袭击的玩家是】

【守卫请睁眼,今晚要守护的玩家是】

【女巫请睁眼,今晚死的是他,你要使用解药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上警玩家:叶修 王杰希 黄少天 肖时钦 张新杰 孙翔 方锐】

【随机从 肖时钦 开始发言】

“日常上警。不是很想炸身份,但是看见喻队蹲在警下,总是有些不安。”肖时钦笑了笑。

“来找预言家的,过了。”

【玩家 肖时钦 放弃竞选】

【玩家 黄少天 准备发言】

“非常有道理,队长鬼鬼祟祟地窝在警下干什么呢,肯定有鬼。”黄少天无比同意。

“不管了,反正都上警了,来,叶修查杀。”

【玩家 黄少天 放弃竞选】

【玩家 王杰希 准备发言】

“叶修查杀。这里是全场唯一的预言家,他拍不出任何身份。为什么验叶修我想心理过程就不用多说了吧?”

“首先是一张边角位,其次领队拿狼对于好人而言危险系数太大,很抱歉没有给领队一点游戏体验。”

“第一警徽流开黄少天,因为他可能做成一张捣乱狼人牌。炸身份跟没炸似的,不明白发言的意义在哪里,且验黄少天可以定义一下肖队身份。”

“我是第一张预言家,所以视角不是很明了,暂时先不留第二警徽流,第一警徽流也可能会根据悍跳狼的发言更改。永不退水,退水吃枪吃毒吃一切。”

“欢迎领队原地起跳。”王杰希笑。

【玩家 叶修 准备发言】

“看这发言大眼你是不能退水了吧?”

“但是我心胸宽广,给你三秒钟机会放手。等我拍完身份你就别想跑了。”
“3”
“2”
“1”
“好了,王杰希是头定狼,我是一张守卫牌,昨天空守,防止奶穿。没想到啊,拿了张守卫牌也能这么早开天眼,后置位必然有真预言家,我一定跟他走。”

“首先,王杰希这个位置给后置位查杀力度并不是很大,在后置位四张牌的情况下,搏预言家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别说什么自古查杀出守卫,我的确是那张守卫牌。”

“其次,我合理怀疑后面有一个补跳狼牌,要么就是王杰希纯粹搏力度。”

“先让后面预言家发言,警徽给后面的预言家。”

【玩家 叶修 放弃竞选】

【玩家 方锐 准备发言】

“哈哈哈这个查杀发得我浑身舒适,宝贝儿,你是守卫,那我还是枪呢。”

“嘿嘿,你求求我,说不定我就帮忙捞你了。我觉得王杰希的力度还是很大的,女巫猎人都没有跳,警上后置位人这么少的情况下还敢发杀,不怕怼钢板的一张牌,力度可以的。”

“虽然后面预言家还没发言,但是王杰希这个力度我可能会站边他了,没那么凑巧绕过那么多钢板直接命中一张守卫吧。”

“领队的嘴,骗人的鬼,我不信了。再者,领队的视线里没有边角位其他三张牌,视角缺失。”

“后面是谁啊?我看看,来,孙翔,开始表演,但我估计是张新杰跳预。”

【玩家 张新杰 放弃竞选】

方锐:……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那……孙翔……跳?”

【玩家 方锐 放弃竞选】

【玩家 孙翔 准备发言】

“我是预言家,方锐金水。验方锐锁唐昊,唐昊表水。”

“叶修成了我的一张反金,全程跟我走。”

孙翔嘴角疯狂上扬,是谁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拯救了深陷漩涡的领队?是他!

“第一警徽流打张新杰,开右置位格局。已知叶修是一张裸出来的守卫牌,狼队肯定还得派出来一个悍跳守卫,到时候可能会改警徽流。”

孙翔:呵,快,再送一个出来。

“希望这张金水牌看清自己底牌,给我重新考虑考虑站边,我也不是很想验你的。”孙翔咬牙。

【玩家 喻文州 周泽楷 张佳乐 李轩 唐昊 投票给 王杰希
  退水:叶修 黄少天 肖时钦 张新杰 方锐】

【玩家 王杰希 获得警徽】

【平安夜】

【警长决定发言顺序】
【从上置位 周泽楷 开始发言】

“票型太大。难说。”

“嗯……我觉得前辈不是守卫。”

“视角太窄,眼里只有王杰希。”周泽楷说道。

“看对跳情况,出预言家?”

【玩家 喻文州 准备发言】

“肖队和少天对我的敌意很大呀。我在警下当然是为了给我认为的预言家上票,我倒觉得日常上警逃避上票的行为不太作好。”

“我建议这局直接出前辈,且不说视角问题,如果王杰希是狼,后置位必然有补位狼牌,既然方锐是孙翔的金水牌,那么能当的起补位狼牌的只有张副了。”

“但是孙翔却要去验张新杰。”

“我认为如果我在孙翔那个位置拿了预言家,那么张副完全成了一张听杀牌,除非有身份,没有必要浪费一次验人的机会。”

“王队的力度确实很大,两个预言家我可能更相信王队一些。再加上方锐警上跳枪,意义不明,是不是真枪还要两说。”

“在我的视角里,前辈大概率狼牌,但不排除狼踩狼,所以我会挂票前辈。如果女巫归票,那另说。”

【玩家 叶修 准备发言】

“这么不信我呀?啧啧。文州怕不是拿了张狼牌,想赶紧把我守卫扛推出去。”

“拿了张守卫牌,也不能接到一张查杀就说我是狼吧,冷静一点。盘个逻辑,我要是一张狼牌,我一定原地起跳,是万万不会让孙翔起跳的。”

“你们问问自己,是不是这个道理。我为什么要跳个守卫,让孙翔跳预言家,还让真守卫开眼呢?”

“至于文州踩孙翔的警徽流问题,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预言家可能没考虑那么多……?算了,反正他也没警徽,我建议去验一下喻文州。”

“今天但凡女巫你打算归票我,就不用跳了,不然明天你一定倒牌,我会挂票王杰希。”

【玩家 方锐 准备发言】

“那什么……这碗金水要不我还是喝两口吧。虽然这是个伪逻辑,但理是这个理,老叶原地刚拔比起让孙翔起跳实在好太多了,我可能会考虑站边孙翔。”

“况且他还给了我金水,我看清自己底牌,的确是那张好人牌。”

“还有还有,猎人大哥饶命,我不是枪,警上和老叶闹着玩呢……哈哈哈。”

“唉,叶修,你看看,天道好轮回吧?拿张守卫接查杀了吧?哈哈哈,不要怕,我捞你,来,挂了王杰希。”

【玩家 唐昊 准备发言】

“不是,别盘伪逻辑啊!孙翔跳预言家怎么了,拿狼不可以悍跳吗?你看,这不就有人信他了吗!”

“我不是守卫,但是我看叶修就像头狼。这得多小的几率才能准确杀到一张守卫啊?”

“孙翔跳预言家比叶修跳预言家可信多了好吗!”

“我会站边王杰希,毕竟力度摆在那里。”

【玩家 孙翔 准备发言】

“我就是预言家,王杰希他就是狼!是我没想到,那我不验张新杰了,我听叶修的去验喻文州。”

“你们要出叶修先把我出了,一个守卫比一个不受你们信任的预言家有用多了!”

“你要说我是狼,那么警下肯定开多狼吧?不然哪轮得到我去跳,可是我警下一张票都没吃到,那我狼队友都人间蒸发了吗!还是都去打倒钩了?”

“票王杰希,过!”

【玩家 李轩 准备发言】

“那个……我还是跳吧,我是守卫。叶神是狼。第一天空守,女巫跳出来报刀口,我可以守你。”

“在我的视角里格局挺清楚,叶修,孙翔双狼,方锐可能是冲锋。”

“剩下一个慢慢找吧,这局王杰希查杀力度太大,应该打倒钩去了。”

“孙翔悍跳也不是不可能啊,想象一下,叶神不知道想玩什么骚板子没有跳预言家,孙翔看到队友被查杀了,后面又没有别的队友了,然后被迫起跳了。”

“完全有可能啊!这局我会点叶修,后面女巫归票,或者点孙翔也行。”

【玩家 张新杰 准备发言】

“的确是这个道理,孙翔悍跳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方锐凭借着伪逻辑站边,而且不跳枪了,身份比较低。”

“叶修和李轩来看,李轩的可信度高一些。如果王杰希和李轩成双狼,那么李轩不用跳这局也大概率从叶修和孙翔里出,没必要把李轩自己打成一张焦点牌。”

“如果要保险一点可以先出孙翔,我站边王杰希。”

【玩家 张佳乐 准备发言】

“那肯定王杰希力度无限大啊。但我也不能说那么死,今天先出孙翔吧,守卫不能出错,这样两个守卫都倒不了。”

“哦对了,我是女巫,昨天张副队倒牌了,我捞起来了。毕竟同队,不太忍心。”

“那我也盘个伪逻辑,如果叶修不是狼,他第一天就该倒牌了。孙翔的发言跟王杰希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考虑本身配置问题,那也是王杰希可信度大。”

“我站边王杰希,今天先出孙翔吧?王杰希给了叶修查杀令我十分信任满意哈哈哈,守卫放一放,从预言家里点吧,都一样。留着两个守卫在,这样真守卫也不会被刀了。”

“我今晚可能开毒了,也可能不开,”

【玩家 肖时钦 准备发言】

“我觉得喻队盘得有点道理,狼踩狼不是没有可能,叶修可能是一张垫子牌。”

“也不对,这垫得太狠了,已经用伪逻辑来捞孙翔了。王杰希叶修双狼的话,应该是发金水,或者叶修往后置位丢查杀。”

“既然女巫已经归票了,那我也就不掰票了,其实我觉得出叶修前辈可能更好一点。叶修的地位比孙翔要低。”

【玩家 黄少天 准备发言】

“都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天。那就出孙翔吧,这样老叶演戏演全套,李轩被刀可能性就小了很多,两个守卫一死一买单嘛。”

“好人牌,来,欢迎来验。”

“孙翔你就不用验我了,我在对话王杰希,毕竟你也没机会验了哈哈哈。”

【玩家 王杰希 准备发言】

“你居然没点加时卡,真令人意外,我警徽流不变,还是去验一下黄少天,开左置位格局。”

“黄少天但凡成了一张金水牌,肖队和周队表水,成了查杀,那再听发言打警徽流吧。”

“方锐这张伪逻辑站边牌不是很想验,大概率是个冲锋狼牌,一旦黄少天查杀,我最后一个狼坑可能会第一个怀疑方锐,总之他就是张听杀牌,警上跳枪且没有身份。”

“今天出叶修或者孙翔都一样,都是狼牌,既然女巫归票了,那我也不改了,就出孙翔吧。”

【玩家 周泽楷 王杰希 黄少天 肖时钦 张佳乐 张新杰 李轩 唐昊 投票给孙翔
玩家 叶修 孙翔 方锐 投票给 王杰希
玩家 喻文州 投票给 叶修】

【孙翔 死亡】

【发表遗言】

“我靠,预言家就这么被你们推出去了??女巫开毒,把王杰希给我解决了!!我只验了一天,方锐是我的金水,叶修是我的反金!”

【第二天.夜晚】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要袭击的玩家是】

【守卫请睁眼,今晚要守护的玩家是】

【女巫请睁眼,今晚死的是他,你要使用解药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玩家 李轩  方锐  死亡】

【警长决定发言顺序】

【从下置位 黄少天 开始发言】

“我靠!干什么!给我查杀?老叶我错怪你了,你真是个守卫!我……”

【狼人 叶修 自爆】

【第三天.夜晚】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要袭击的玩家是】

【守卫请睁眼,今晚要守护的玩家是】

【女巫请睁眼,今晚死的是他,你要使用解药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玩家 王杰希  死亡】

【警长请移交警徽】

【警徽移交给玩家 周泽楷】

【警长决定发言顺序】

【从下置位 黄少天 开始发言】

“老叶,脸打轻点……”

“我靠,什么情况,王杰希这张狼牌还能倒在夜里?我这里是一张民牌,他那个发言顺序肯定是给我查杀。”

“但我就想不通了这怎么还能自刀呢?玩这么骚的吗!我懂了,他这是为了保周泽楷!!一定是这样,周泽楷也是狼。”

“我真的是平民,叶修和王杰希狼踩狼了。孙翔是真预,方锐是一张金水牌被女巫搞死了,张佳乐这锅你背!”

“场上双狼,周泽楷拍不出枪一定就是狼,不然王杰希自刀没收益,守卫已经走了,场上就剩两神,今天必须把周泽楷票出去!”

“后置位有枪你拍出来,今天就出周泽楷。”

【玩家 肖时钦 准备发言】

“黄少是在抿枪的位置吗?的确,站在王队是狼的角度看,场上两狼两神。但是站在王队是预言家的角度上,场上也是两神。”

“可是王队如果是一张狼牌,完全没有必要自刀做高队友身份,三狼在场,守卫已走,女巫没有药,为什么不直接刀张佳乐前辈,再找最后一枪呢?”

“况且站在王队是狼的立场上,方锐是一张白牌,不知道是不是被毒的一张枪牌,刀女巫更加保险,收益也更大。”

“从利益最大化和风险最小化的角度,昨天都应该是张佳乐前辈中刀。所以我还是想认王队是预言家。”

“我今天可能会挂票黄少。”

【玩家 张佳乐 准备发言】

“肖时钦说的有道理。两狼换周泽楷一狼身份吗?玩这么刺激?万一今天我们把周泽楷出了,那他们岂不是白演那么久戏了,为什么不直接刀我呢?”

“但是叶修自爆了总感觉不太妙啊,他应该是会演到最后一刻的那种,偷刀守卫之后就心满意足了吗?”

“还是说方锐是他的狼队友,大势已去,想早点结束?那黄少天你还在挣扎什么。”

“而且他们不知道黄少天身份,万一怼到钢板上了呢?枪没有跳,黄少天拍民,这个查杀力度可以啊,我觉得还是跟着王杰希一条道走到黑吧。”

“方锐应该是被我毒错的一张好人,黄少天还不自爆应该是在给最后一个队友找枪。今晚肯定我中刀,枪牌先别跳了。”

“哦对,我还有一张银水牌,副队帮我盘一盘。”

【玩家 张新杰 准备发言】

“以我对叶修的认识,他绝对不会自爆,如果黄少天也是狼,那也应该黄少天自爆,合理怀疑王队和叶神狼踩狼,毕竟他们两个同一阵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不知道喻队这次有没有参与其中。”

“但我又觉得叶修可能在玩反心理战,自爆,故意让我们觉得王队是他狼队友,顺便再抬高黄少天身份。”

“我觉得这种思路可能性比较高,肖队也盘过了,王队如果是狼应该张佳乐前辈倒牌。”

“可能性有很多种,对手是叶神,我也只能看运气猜测一种了,我出黄少天。”

【玩家 唐昊 准备发言】

“叶修居然自爆了?那到底是反心理战还是反反心理战??”

“可是王杰希的确是给对了一张查杀牌啊,而且已倒牌的一张牌,都在盘什么呢,说不定想的简单的就不会中那家伙的圈套了。”

“我会点黄少天,叶修可能就是想偷刀守卫然后自爆,毕竟狼队友孙翔跳不过王杰希,不如保全最后一个队友。”

【玩家 喻文州 准备发言】

“我今天会出周队。”

“的确,王队是预言家这条思路非常通顺,我也找不到什么强有说服力的理由去反驳。”

“那条伪逻辑还是有点道理的,为什么是孙翔跳预言家而不是叶修?”

“张副队是一张银水牌,王队没有补位狼,理论上拿不起狼牌,但是如果他要给狼队友发查杀,根本不需要补位狼。”

“我盘的是单边逻辑,我也知道有人会拿这一点反驳我。”

“但根据我对叶神的了解,自爆绝不会是简单的理由。且我大胆猜测,肖队和张副里还要开一张叶神的队友,两次自刀不太可能,大概率是肖队。”

“从肖队的发言开始,导向排除王队自刀的可能性。”

“对于狼踩狼的推测,很大一部分出自直觉和对叶修前辈的了解,但我觉得没有错。”喻文州笑了笑。

【玩家 周泽楷 准备发言】

“我是好人。”

“嗯……王队自刀没有收益。”

“喻队扳票行为不好。单边视角。”

“出黄少天。”

【玩家 周泽楷 肖时钦 张佳乐 张新杰 唐昊投票给 黄少天
玩家 喻文州 黄少天  投票给 周泽楷】

【玩家 黄少天 死亡】

【玩家 黄少天 发表遗言】

“好人?周泽楷你犯规,你说话这么少当然听不出爆点!赖皮赖皮!”

“什么好人,不可能!王杰希自刀的收益只有你!”

“场上双狼,张佳乐今晚中刀,猎人藏好,多半是凉了。”

“其实我也不懂,王杰希自刀到底干嘛的,闲的慌吗。张佳乐那个女巫不是直接送他们赢吗?”

【第四天.夜晚】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要袭击的玩家是】

【守卫请睁眼,今晚要守护的玩家是】

【女巫请睁眼,今晚死的是他,你要使用解药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玩家 张佳乐  死亡】

【警长决定发言顺序】

【从下置位 肖时钦  开始发言】

“唐昊的发言拿不起狼牌,场上不是喻队一张狼,就是周队和张副双狼。”

“但是如果张副是狼,王队和叶修狼踩狼,又说不通,应该张副起跳。”

“我建议出喻队,这局大概率结束了。不然我实在理解不了狼队放着稳赢的路不走,选一条风险更大的路的意图。”

“我坚持王队是预言家。”

【玩家 张新杰 准备发言】

“出喻队吧。我的确是一张好人牌。”

“如果周泽楷是狼,肖时钦当不成队友,唐昊发言听金,喻文州还是狼。”

“如果周泽楷是好人,那么喻队昨天那么卖力保黄少天也就有了解释了,狼队友。”

“游戏大概率结束了,枪继续藏着吧,万一肖队倒钩。”

【玩家 唐昊 准备发言】

“我去,终于快结束了,这局可真久。”

“我也坚持王杰希是预言家,太多证据指向这一点了。”

“早点结束吧。”

【玩家 喻文州 准备发言】

“我是好人牌。如果现在场上双狼,那么猎人的位置应该已经被抿出来了,好人已经输了。”

“我也只能按场上一狼来打,那么我会挂票肖时钦。”

“我是狼的话,黄少天不自爆就是为了让我找枪,并且隐下去,我没有理由打冲锋。”

“如果游戏注定输了,就早点结束吧。”

【玩家 周泽楷 准备发言】

“喻队在警下,拿不起枪。”

“就算不打冲锋,只能和唐昊pk。”

“出喻队吧。”

【玩家 周泽楷 肖时钦 张新杰 唐昊 投票给 喻文州
玩家 喻文州 投票给 肖时钦】

【喻文州 死亡】

【玩家 喻文州 发表遗言】

“唉。”

“大家早点结束,早点休息。”

【第五天.夜晚】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今晚要袭击的玩家是】

【守卫请睁眼,今晚要守护的玩家是】

【女巫请睁眼,今晚死的是他,你要使用解药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天亮了】

【玩家 肖时钦  死亡】

【狼人胜利】

【复盘:
叶修   (狼人)    张佳乐(女巫)
喻文州 (村民)    张新杰(狼人)
周泽楷 (狼人)    李轩(守卫)
王杰希 (狼人)    孙翔(预言家)
黄少天 (村民)    唐昊(村民)
肖时钦 (猎人)    方锐(村民)】

唐昊:…………

肖时钦叹了口气:“是我站错了边。”

喻文州也有些意外:“没关系,我也没想到张副队是自刀狼,就算那局出了周队也赢不了。”

方锐暴躁发言:“这都是什么骚板子,自刀,狼踩狼,自爆,再自刀,你们狼队这么狠的吗。”

叶修无奈道:“不关我的事,我警上等着接队友金水,结果反手一张查杀。王大眼,你变了。”

喻文州思索道:“我还是有几个问题。”

叶修:“问。”

喻文州一条条罗列:“第一,张副队自刀有什么意义吗?”

叶修:“问得好,我们来问一问先动手的王杰希和周泽楷同志,为什么要将屠刀指向自己的队友。”

王杰希笑:“你得问他自己。对领队有什么幻想,妄图用美食留住领队的胃,还斗胆要领队尊贵的手给他倒醋。”

周泽楷:“还被拍到了。证据确凿。”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呵。”

黄少天立刻就不高兴了:“老叶??你告诉我你最好的朋友是谁???你为什么都没有给我服务得这么周到过??嗯?!”

喻文州:“第二,叶神自爆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叶修摊手:“偷刀了守卫,任务完成。而且这是组织安排,我服从指示。”

唐昊:“你看!!我猜中了,就算偷刀了个守卫这么简单!”

孙翔:“你闭嘴。狼踩狼你盘到了吗!”

喻文州:“组织的安排?”

周泽楷冷漠道:“王杰希说,自爆了,他才能殉情。”

全体:…………

张新杰:“我对此不发表任何评论。”

叶修:“?”

孙翔气:“你别给他查杀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王杰希冷笑:“他帮别的男人指刀我,我也很生气。要不是刀法拼过了,我就是那张银水牌了。”

叶修:“大眼,你正常点。”

王杰希:“我不正常,你害怕点。”

喻文州:“所以王队自刀的收益是……?”

王杰希:“虽然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但我还是爱他,所以我要以殉情来证明这份感情。”

黄少天:“闭嘴吧。一天不骚能上天啊?”

肖时钦:“那我们之前在盘什么???”

张新杰:“我不知道,我只是在接你的话。”

周泽楷:“不知道。”

周泽楷:“好人阵营真奇怪。”

黄少天:“不是我说,周泽楷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周泽楷:“气的。”

张佳乐:不敢说话

方锐:你还敢出来,嗯?!

叶修:“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全体:“呵。”





END

分开几天写的,可能有点不连贯。

【黄叶】家门口的聊天记录

黄叶同居设定
超短小的段子


黄少天:老叶老叶,在家吗?

叶修:在

黄少天:那就好,快帮我开个门,忘记带钥匙了

叶修:……你想吃糖吗?

黄少天:什么?怎么突然问这个?额……不是很想吃啊?

叶修:我想吃

叶修:你去楼下便利店给我买一包回来

叶修:拿一包烟也行

黄少天:我就说,什么糖不糖的,关键是烟吧!不行不行,不可以不可能,戒烟,宝贝!距离你说戒烟这才过去18个小时!

黄少天:宝贝儿,你先开门,快点快点,我面对着门板站在外面看起来像个傻子

叶修:那你就去买包糖,或者随意消磨十分钟

黄少天:为什么呀!我想回家!!回家!!我好累了,我好几个小时没看到你了!!

叶修:没空开门,在忙

黄少天不是很想怀疑叶修,但是各种家庭伦理剧的桥段冲进脑海,黄少天立刻打起十二万分警觉。
丈夫外出,妻子一人在家,丈夫回来敲门,妻子称忙,没法开门。

!!!

冷静,冷静,黄少天,事情一定不是那样,你不可以随便怀疑你家宝贝,叶修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一定不是这样的。

黄少天仔细想好避免叶修误会的措辞,手依旧很稳地在手机屏幕上敲着。

黄少天:忙什么呢

叶修:抢boss

呼……黄少天松了口气,看,多合情合理的回答,一分钟之前的自己怕不是头猪。

黄少天:那你先忙,我去买糖

黄少天晃悠晃悠,还真去了便利店抓了一包水果糖,路过柜台,看着新出的口味的少儿不宜商品。

灵机一动。

伸手抓了一包,结账。

晃悠回来的时候,门还是没开。

黄少天:宝贝儿,我糖都买回来了,好了没呀

叶修:再等会,王大眼太小气了,分个脏都这么斤斤计较

黄少天:什么分赃,你跟王杰希合作抢boss啦?

叶修:对

黄少天:!!!!!!!!!

黄少天:我要闹了!!

黄少天:我是空气吗!舍近求远干什么!宝贝儿你一个电话call过来,我立刻上线听指挥,微草有什么好啊,蓝溪阁才是最好的合作对象!!论合作,王杰希肯定比不上我,你别看他浓眉大眼的,其实可小气了,我们蓝溪阁就不一样,对待合作对象,特别是亲家一定是态度友好,不拘小节的!!

黄少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宝贝儿你怎么趁我不在家跟别的男人打游戏!

叶修:别闹,荣耀玩家大部分都是男的

黄少天:那你为什么不找我,要找王杰希!哼,我生气了,哄不好了!

叶修:你以为我在抢哪家的boss?

黄少天:…………

黄少天:…………

黄少天:…………

叶修:不能怪我,我刚到就看见你们蓝溪阁已经在打了,你们手太快了,我只能另寻他路了

黄少天:那你就把我关在门外?!

叶修:那是,从源头解决隐藏的敌人

黄少天:我生气了

叶修:电子竞技,莫得爱情。

叶修:好了,我来开门了。


叶修悠闲地穿过客厅开门,迎面撞上一个气鼓鼓的黄少天。

叶修想了想,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不气,不气。”又倾身过去啄了啄黄少天的脸颊,聊表安慰。

“哼,这样就完事了?”黄少天先侧身进门,把门关上,然后一把扛起叶修,往卧室走去。

叶修一不小心瞥见了购物袋。

今晚,不简单。

预告

今天可能有篇all叶狼人杀的短篇。
(估计短不到哪里去
(从头再来6.9后理好思路慢慢写
(我要不开个狼人杀合集叭,网杀选手梗超多)

我太困辽,低估了睡意,写了1k5,明天见吧,咕咕咕咕

证明一下我还存活着。分享一下一个超级爆笑的狼人杀游戏体验。
沙雕软件,我自己的日志都不能复制,委屈你们看图啦(不是lof)
大家一起开心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ll叶/abo】撩了就跑

然后就没跑掉(。)
abo
设定:叶修可以放出信息素,但闻不到——除非被咬住腺体
各cp支线直接是毫无关联的!




叶修,已婚omega,放出了令人犯罪的信息素,却在一般情况下闻不到一切信息素,撩人于无形却不自知。

闻不到信息素,受alpha的影响便小了很多,在别的omega发情期被alpha信息素迷的颠三倒四腿软脚麻的时候,叶修衣冠完整地看着自家alpha脸上满是情欲,沉沦目光把自己包裹,眼神中压抑着什么似乎即刻就要冲破枷锁的样子。

而他,八风不动。

表面看上去有点性冷淡,甚至叶修的信息素都是清冷的竹香味,其实还是拥有正常的需求的。

嗯,一个omega,大概拥有着一个beta的需求。发情期甚至也是三个月一次。

但自从他家alpha在一次嘿咻嘿中发现了——咬住腺体并且渡信息素过去可以让叶修闻到信息素,并且一起发情的时候,叶修每个月都被制裁了。

然鹅,在被制裁之前还是可以体会一下撩了就跑的刺激,好吧,跑就算了,撩的刺激。



韩叶的场合

韩文清的发情期特别准时。

来势也非常凶猛。

叶修一睁眼便感受到了腰上的禁锢,自己正窝在一个厚实的胸膛里,感受着胸腔的起伏与心跳的声音。

韩文清还没有醒,换个说法,韩文清的眼睛至少还闭着。

叶修挑了挑眉,看着这个装睡的人。

从眉宇看到睫毛,再从睫毛看到鼻梁,视线往下,是薄唇,再往下,是一点短短的胡渣。

叶修从韩文清的禁锢中勉强抽出一只手,轻轻触碰上胡渣,从上往下摸了一边,又从下往上。最后伸长脖颈,亲了一下,一触即分。

唔,有点扎人。叶修缩了缩。

面前alpha的呼吸渐渐粗重。

还不打算醒?叶修笑。逃是逃不掉了,那不如多撩两下。

他抬起膝盖,顶了顶某部位。

韩文清重重地呼吸了一声。

行吧,不睁眼,那我先去洗澡。叶修往下挪了挪,试图钻出韩文清手臂的禁锢。

就在这时,韩文清突然醒了,哦不,突然睁眼了。一个翻身把自己的omega牢牢锁在身下,嘴唇贴到叶修耳边,冷冷地问,

“去哪?”

“去洗澡。”叶修无辜道。原来之前偷偷开溜躲过发情期前几天的先例让你这么警惕吗。

“信你鬼话,一起去洗。”发情期的alpha不再容许有一点开溜的可能。

“不要。”

“为什么?”韩文清吻在了叶修的眉间。

“会变成浴室play。”

“那就浴室play。”韩文清抱起叶修,穿上拖鞋,走向浴室。









翔叶的场合

叶修慢悠悠地转醒,身边的人还在熟睡。脸对着他,呼吸绵长。

睡衣没拉好,露出了结实的腹肌。叶修没忍住伸手戳了戳。手指一路往下,遇到了一个灼热滚烫的存在,伸手握住,从上往下撸了一下,又逗了逗两颗球。

然后赶紧收手。

孙翔在睡梦中哼了哼,不自觉的挺身想继续蹭,却蹭不到东西。

如果叶修能闻见信息素的话,就会发现整个房间里都是alpha澎湃的青柠信息素的味道。

眼见着就要转醒。

叶修顺理成章地准备开溜。

至少躲过前两天吧,血气方刚的alpha对他来说实在需求过剩的不是一点点。

就在下床的一刹那,叶修才发现自己手腕上多了个泛着银光的小玩意儿,由于内圈的材质非常柔软导致了忽视。

叶修“……”

由于手铐拉扯的原因,孙翔立刻惊醒,一睁眼就看见了叶修准备开溜现场。

立刻起身把叶修拉回床上,气呼呼又有点得意地说到:“我就知道你又要跑!这下肯定跑不掉了吧!”

叶修:……

“你哪弄来这个玩意的?”

孙翔支支吾吾地说:“情趣用品淘宝店。”

“哦?”叶修凑近了看孙翔泛红的脸,“还买了什么?”

“没有了。”孙翔乖乖地回答道,随机又有点惊疑,“你还想要什么!我不够吗?”

“没有没有。”实际上孙翔会逛这种店已经很出乎叶修意料了。


“哼。”孙翔有点不信。觉得这是伴侣在质疑自己的能力,于是决定好好展示一下。







周叶的场合

叶修刚醒来就觉得背后有个灼热的视线。转身对上了周泽楷亮晶晶的眼睛。

“你盯着我看了多久了?”叶修伸手抚上周泽楷的帅脸,刚睡醒还带着些鼻音。

周泽楷顺着蹭了蹭脸,又凑过去亲了亲前辈的嘴唇,“很久。”

周泽楷嗅到了一丝竹香,清香的气息没能平息火焰反而越烧越旺。周泽楷忍不住往叶修腺体的方向蹭。

叶修下意识捂住后颈,往相反方向挪,却发现周泽楷环在自己身后的手紧紧地封死了他的退路。

周泽楷抬头,有些委屈地看过来,“前辈。”

“发情期,想要。”

周泽楷也没有干等着回答的意思,环在叶修身后的手慢慢往上,挤开叶修的手捏了捏腺体。

“嗯。”叶修缩了缩身子,哼了声。

周泽楷搂得更紧了。

溜是溜不掉了,但是叶修还是想试着商量下减缓一下激烈程度。

“几次?”叶修看向周泽楷,眼神里带着些讨好的意味。

“前辈想?”周泽楷对于怀里的恋人一向都是十分纵容。

叶修竖起了食指,想说一次,但是看着周泽楷专注忍耐的样子,又有些不忍。

于是又多竖了一根指头。行吧,那就两次。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两根手指,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根本没往2这个数字上去想。

仔细想了想,周泽楷懂了,“好,十一次。”倾身压上。

叶修:?????

“等等……嗯……是……嗯,是两次。”叶修的腺体被平滑的指腹不停摩擦着,开口有些艰难。

两次?开什么玩笑。正常的发情期alpha两次能满足的吗?当成开胃菜都难说。

周泽楷要闹了。

腺体处传来暖湿的感觉,又被牙齿不断摩挲,叶修几乎是瞬间就感受到了房间里浓度快要爆炸的红酒香味,醇厚又热烈。

竹香也一下子就爆发开来,周泽楷凑近了深呼吸,呼气拍打在叶修的腺体上,叶修的身体根本使不上力气了。

身后传来一句小声的话语,似乎带着些埋怨,

“没听见。”




tbc

在被屏。蔽的边缘反复试探

后面是喻叶王叶和黄叶,大概。

溜了,想要评论。